江蘇消費網官方微信
江蘇315官方微信 關閉

江蘇315和解平臺中國消費者報社主辦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返回主報 | 關于中消報 | 關于記者站 | 網上訂報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維權要聞 >> 正文

維權要聞

法院霸氣判決保險行規無效
江蘇消費網 (2019-06-28) 來源:中國消費者報
閱讀:

  修車店開顧客車出事故保險公司不賠  

 

  謝正軍/圖

  

  湖南長沙消費者姚先生將愛車放到修車店貼膜,不料修車店老板將車開出并發生交通事故。姚先生找保險公司理賠遭拒,其理由源于中國保險行業協會兩條行規:涉案車輛事故發生時的駕駛人并非保險人允許的駕駛人,且車輛尚處在維修期間,這些均屬于保險公司不予賠償的范圍。日前,湖南省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判決,認定中國保險行業協會該格式條款無效,姚先生獲賠16萬余元。

  【案件】

  修車店開顧客車出事

  2017年9月7日,姚先生將自己的愛車送至其朋友王某經營的車輛修理店進行車輛貼膜。當月10日17時許,王某電話通知姚先生前去修理店領回車輛,但姚先生此刻在外地,并告知需回家后才能領取自己的車輛。當天晚上,王某私自駕駛姚先生的車輛外出,因王某晚餐喝了酒,遂將車輛交付給同行的肖某駕駛。

  當天晚上23時許,肖某駕駛車輛搭乘王某行至長沙縣星沙辦事處一路口時,因其駕駛車輛忽視安全,致使車輛撞墻,造成兩人受傷、車輛被燒毀、建筑及樹木受損的交通事故。長沙縣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認定肖某應承擔此交通事故的全部責任,王某不承擔責任。

  同年9月18日,經長沙縣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委托,長沙星盛價格評估事務所有限公司對該車輛的損失價值以及其他毀損物進行價值評估,并出具了《價格評估報告書》,確認車輛損失價值為159135元;確認因車輛交通事故造成長沙縣松雅湖萬明路財產損失為1.38萬元。

  2018年6月28日,姚先生向湖南承運園林建設有限公司賠付了松雅湖萬明路財產損失1.38萬元。

  早在2016年10月28日,姚先生為其車輛在陽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長沙中心支公司(以下簡稱陽光保險公司)投保了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機動車輛損失險(保險限額151155元)及第三者責任險(保險限額50萬元),保險期為一年。因交通事故發生在保險期內,姚先生遂向陽光保險公司要求理賠其車輛損失和其他財產損失。陽光保險公司以車輛事故發生時的駕駛人肖某并非被保險人允許的駕駛人、車輛尚在維修期間,均屬于保險人不予賠償的范圍為由拒絕向姚先生理賠。

  多次交涉未果,姚先生一紙訴狀將陽光保險公司起訴至長沙市天心區人民法院,請求法院判令陽光保險公司賠償車輛損失159135元,其他財產損失1.38萬元。

  【一審】

  免賠條款無效

  長沙市天心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了此案。陽光保險公司辯稱,自己不應承擔賠償責任,理由是《中國保險行業協會機動車綜合商業保險示范條款》中有關機動車損失保險和機動車第三者責任保險均規定,“非被保險人允許的駕駛人”和“在營業性場所維修、保養、改裝期間”,保險公司均不負責賠償。

  法院審理認為,本案中,因車輛在保險期間發生交通事故,造成了車輛損失159135元和長沙縣松雅湖萬明路財產損失1.38萬元,且駕駛員肖某對此次交通事故承擔全部責任,故陽光保險公司首先應當在交強險賠償限額范圍內向湖南承運園林建設有限公司賠償財產損失,剩余的車輛損失和其他財產損失應當按照保險合同的約定進行理賠。雖然《中國保險行業協會機動車綜合商業保險示范條款》第八條和第二十四條均約定非被保險人允許的駕駛人駕駛車輛造成被保險機動車損失和人身傷亡、財產損失的,以及被保險的車輛在營業性場所維修、保養、改裝期間的,保險人均不負賠償責任。但是,姚先生于2017年9月7日送至王某經營的維修店進行車輛貼膜,且該車輛貼膜已經于2017年9月10日17時前完成了貼膜。因姚先生身在外地,無法及時領回車輛,暫時由王某進行保管,故車輛并非屬于《中國保險行業協會機動車綜合商業保險示范條款》約定的車輛在營業性場所維修、保養、改裝期間的情形,且該車輛的貼膜行為與當晚發生的交通事故并無直接的因果關系,陽光保險公司的該項辯稱,一審法院不予采信。

  法院同時認為,雖然姚先生將車輛交付給王某時告知其不能私自將該車輛駕駛外出,且王某于2017年9月10日晚將車輛駕駛外出時也未告知姚先生并取得姚先生的允許,但是姚先生是否允許王某、肖某駕駛車輛與2017年9月10日晚車輛發生的交通事故也并無直接的因果關系,姚先生并無過錯。《中國保險行業協會機動車綜合商業保險示范條款》第八條第(二)項中以及第二十四條第(二)項中約定的“非被保險人允許的駕駛人”駕駛車輛造成被保險機動車損失或造成人身傷亡、財產損失的,保險人均不負責賠償。該條款屬于格式條款,且明顯免除了其責任,加重了被保險人的責任,根據《合同法》第四十條規定“格式條款具有本法第五十二條和第五十三條規定情形的,或者提供格式條款一方免除其責任、加重對方責任、排除對方主要權利的,該條款無效”。所以,《中國保險行業協會機動車綜合商業保險示范條款》的該條款應屬無效條款。

  據此,長沙市天心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陽光保險公司在交強險賠償限額內向姚先生賠償財產損失2000元;在機動車損失保險賠償限額內向姚先生賠償車輛損失151155元;在機動車第三者責任保險賠償限額內向姚先生賠償財產損失11800元。

  陽光保險公司不服一審判決,于今年1月中旬上訴至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

  【二審】

  維持一審判決

   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本案爭議的焦點為:被保險的訴爭車輛發生事故是否處于在營業性場所維修、保養、改裝期間以及發生事故時駕駛人是否系非被保險人允許的駕駛人。

  ■焦點一

  訴爭車輛是否在維修保養期間

  陽光保險公司認為,依據《中國保險行業協會機動車綜合商業保險示范條款》規定,自己不應承擔賠償。首先,保險車輛是否處于維修保養期間,不在于保險車輛是否仍處于維修場所,關鍵在于其是否維修、保養完畢且交付投保人。本案中,涉案車輛雖然已經維修完畢,并未實際交付給姚先生。因此,陽光保險公司主張的免責情形之“車輛在營業性場所維修、保養、改裝期間的”完全客觀存在。

  法庭審理認為,根據目的解釋規則,保險合同設置該“非被保險人允許的駕駛人駕駛車輛造成被保險機動車損失和人身傷亡、財產損失的”以及“被保險的車輛在營業性場所維修、保養、改裝期間的,保險人均不負賠償責任”條款的目的,主要是鑒于車輛在營業性維修、養護場所修理、保養期間,車輛的安全性沒有保障,極易導致車輛危險程度的增加,進而增加保險公司承保的風險。判斷保險車輛是否處于修理、保養期間,不能僅看保險車輛是否處于維修場所,關鍵在于其修理、保養是否完畢且已交付投保人。本案中,訴爭的車輛已于2017年9月10日17時前完成了貼膜,只是因姚先生身在外地,無法及時領回車輛,故暫時由王某進行保管,故訴爭的車輛應系維修、改裝已經完成,不屬于“被保險車輛在營業性場所維修、保養、改裝期間的”情形,陽光保險公司的該項上訴請求,沒有事實依據,法院不予支持。

  ■焦點二

  駕駛人開車是否經被保險人允許

    陽光保險公司上訴稱,長沙縣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對姚先生的詢問筆錄中顯示“姚先生明確告知修理店王某不得私自駕駛車輛外出”。而王某未經姚先生允許,私自駕駛車輛外出并將車輛交給與姚素不相識的肖某駕駛。因此,事故發生時的駕駛人肖某明顯屬于非被保險人允許的駕駛人。

  法院審理認為,機動車責任險承保的對象是車輛,只要是保險車輛使用過程中造成第三者的損失保險公司都應予以賠付,而不論是誰駕駛保險車輛,故被保險人的范圍不僅僅是保單約定的被保險人,還包括所有被保險人允許的合格駕駛員。本案中,王某在保管姚先生車輛期間,駕駛訴爭車輛已經取得了姚先生的同意,雖在其后的駕駛期間將車輛交付給肖某駕駛,因其駕駛訴爭的車輛處于其合法保管期間,且駕駛車輛取得姚先生的同意,故其有權在不違反法律規定的前提下將車輛交付他人駕駛。所以,王某駕駛訴爭的車輛不屬于“非被保險人允許的駕駛人駕駛車輛造成被保險機動車損失或造成人身傷亡、財產損失的”情形,法院對陽光保險公司的該項上訴請求,也不予采信。

  據此,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近日作出終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余知都)

編輯:張宜賀

分享到: 

【打印本頁】【關閉頁面】

發表評論

相關新聞

投訴公布
朋友局河南麻将群